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猝不防及,被门撞得"哼"了一声。凌波被清邺

发布:admin09-06分类: 精彩影视推荐

  凌波说:"总有机会的,哪怕要三年五载,总能再见面。"
  清邺说:"也不用三年五载,只要升了少校,就可以携眷了。"
  凌波禁不住脸上微微一红,清邺道:"这次回来也没给伯母带什么东西,依你看,给她老人家买点什么好呢?"凌波说道:"妈不在乎这个。"清邺一笑,说:"我知道,可也不能失了礼数啊。"
  他几乎已经要将话挑明了,凌波到底是女孩子,脸皮薄,不再搭腔。两个人慢慢往前走,街灯一盏盏亮起来,照见地下一双影子。凌波微低着头,她脚步轻巧,每一步都踩在那影子底下,这样孩子气的样子,倒叫清邺忍俊不禁。手上握得紧些,她的手小巧温软,柔若无骨,但就这样握着,心中反倒澄定安逸。近在咫尺的市声如沸红尘喧嚣皆成了身外,唯有她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直走到十字路口,凌波望了一望,忽然住脚。清邺不由问:"怎么了?"凌波道:"你不是说要买些东西,不如上新明去买吧。"路口那端正是有名的新明百货公司,清邺心里高兴,不觉笑了。凌波嗔道:"你笑什么?"一语未了,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在新明挑了几样贵重得体的礼品包了起来,从百货公司出来,正是乌池夜色最热闹的时候。凌波觉得有些饿了,这才想起来自己也没吃晚饭。清邺说:"不要紧,我要带你去的正是吃饭的地方。"
  那是一间叫"比弗利"的西餐馆子,经营所谓的意大利菜,是眼下乌池最时髦的一间餐厅。前一日初回乌池,清邺的几位学长替他们洗尘接风,设宴此处,他觉得这里环境幽谧,所以今日又带了凌波来。
  凌波见店内装饰清雅,布置十分舒适。一色的西洋家俱,都是乳白色的雕花,餐厅里四处皆是插花,居中还有小小一座圆台,四面围满了一捧捧的鲜花,有个白俄女孩子专心致意在弹着钢琴,店中出入的皆是些衣冠楚楚的客人,凌波坐定之后才埋怨他:"何必挑这么贵的一个地方。"
  清邺笑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当然得纪念一下,花一点钱也是应该的。"又问:"西菜你吃的惯吗?"
  凌波点了点头,接过侍应递上的菜牌子看了看,随意点了几样。清邺说:"这里谈话很好。"凌波说:"已经说了一路的话,还没说够吗?"清邺笑起来,眉目舒畅显得极是俊朗,只道:"哪里能说够--一辈子也不够。"
  凌波心中一荡,水晶吊灯光明璀璨,映在他一双黑曜石似的眸中,仿佛有星芒飞溅,滚烫可以融化一切。她心中欢喜无限,忽然起身:"我弹琴给你听吧。"走到台上去,对那白俄女子说得明白,请她暂让,于是在钢琴前坐下。静默片刻举起手来,十指灵动,便有行云流水般的乐声,从指下淌出。
  清邺于此道完全是外行,但见她弹得十分流畅,满店的客人纷纷侧目,她偶然抬起头来,望见他只是微微一笑,两人目光相交,俱感甜蜜。
  一曲既终,便有几位外国客人率先鼓起掌来,紧接着满厅掌声哗然,凌波落落大方,站起来鞠躬为礼,方走下台来。清邺笑道:"真没想到你会弹这个,认识你这么久,竟一直没露出半点来。"凌波说:"小时候学过一点,这么多年没弹,手指都僵了。今天是一时高兴,在场又没行家,不然非嘘我下台不可。"
  这一顿饭,两个人都吃得十分尽兴,喝着咖啡又坐了一会儿,才付账出门。那"比弗利"的大门是一扇桃木玻璃旋转门,清邺与凌波刚待推门出去,不想身后突然有人用力将门扇一推,清邺身手极敏捷,情急之下横臂一挡,只听一声闷响,门扇重重击在他的手臂上。"咚"一声弹了回去,推门那人猝不防及,被门撞得"哼"了一声。凌波被清邺推了一把,才堪堪避了过去。
  第43节:凌波不过横塘路(4)
  清邺回头一看,见是四五个人簇拥着一名贵介公子模样的人,几个人皆是面红耳赤,显然是喝过酒了。他不欲多事,拉了凌波正要走,那为首的公子反倒叫住他:"慢着!打完人不赔礼道歉,还想往哪里走?"言语之间,极是倨傲无礼。
  清邺再好的脾气,亦有了一分火气,说道:"是你们用力推门,差点伤到我们,怎么反倒怪起我们来?"
  那人冷笑了一声,说:"难道还是你有理了?"
  清邺正待要说话,凌波忽扯了扯他的衣袖,回头不卑不亢对那人道:"事情虽然小,还请四少爷自重,别让人觉得失了身分。"
  原来那人正是祝依依的四表兄侯季昌,他与一班交好亦在此吃饭。那些人皆知他苦苦追求凌波不得,今日又见凌波与一年轻军官前来吃饭,两人神色十分亲昵。那班交好皆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物,自然对侯季昌出言戏谐。侯季昌脸面上下不来,此时借机大大的发作出来。
  那些人见凌波出言厉害,于是起哄笑话:"季昌,听见没有,人家顾小姐还嫌你不自重呢。"侯季昌见凌波出言维护,满腔妒火更盛,听到相交笑话,更觉脸面尽失。回头狠狠瞪了清邺一眼,清邺亦猜了三分,他不欲与这些纨绔公子多说,携了凌波便走。
  侯季昌见他二人相携而去,妒火中烧,另一位刘师长的儿子刘寄元,素来与他有些心病,此时将他肩膀一拍,不无兴灾乐祸的说:"死心吧,人家名花有主,你只有望洋兴叹。这口气再难咽下去,也只能咽下去了。"
  侯季昌冷笑一声,说道:"我偏不信这个邪。"
  刘寄元挑起大拇指,说:"有志气,咱们拭目以待。"
  本来他们还要去跳舞,结果经此一事,侯季昌不免没了兴致,于是就此和他们别过,自己坐了汽车回家去。
  侯府的宅子在南园巷,原是前朝敬昭公的旧宅花园,数年前侯鉴诚就任卫戍警备司令,于是将这片废园买了下来,大肆经营,建成了中西合璧的深宅大院。水门汀浇的车道,从大门一直通到花园里头的洋楼前,极是气派非凡。侯季昌坐的汽车在楼前停下,楼前本来有两盏雪亮的路灯,隔着花坛望见停了一溜黑色的汽车,不由随口问迎出来的听差:"又在这里开会?"
  那听差答:"司令今天在家请客。"侯季昌问:"都是哪些客人?"那听差答:"有曹军长、鲁师长、孙主任,还有军部的徐参谋、杜参谋。"
  侯季昌听说孙世聆也来了,心中忽的一动,已经有了计较。说:"都是几位叔伯,我理应去斟杯酒。"于是进了门,径直往东边餐厅里去。只闻笑语喧哗,父亲与几位客人推杯问盏,正在酒酣耳热之时,见他进来,侯鉴诚果然招呼他:"季昌,来给几位叔伯敬杯酒。"
  侯季昌于是执了酒壶,斟了一遍酒,等斟到孙世聆面前时,特意叫了声:"孙伯伯"扶起酒杯,向他眨了眨眼睛。那孙世聆最是八面玲珑,不动声色接过酒杯,笑道:"世侄客气了。"
  侯季昌斟过酒后,借机退了出去,在小客厅里静静坐了会,无聊又摸出支烟来抽着,一枝烟还没有抽完,孙世聆果然来了,一见面就笑,说:"上次那笔款子的事情还没有多谢世侄。"侯季昌笑道:"孙伯伯说哪里的话,人家也是卖您的面子,我不过替您跑跑腿罢了。"孙世聆道:"我心里是清楚的,要不是世侄奔走,这笔买卖迟早得砸在手里。以后若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孙伯伯的麻烦就是。"
  侯季昌笑道:"孙伯伯既然这样说,我也不客气了,眼下正有一桩事情,想要麻烦您帮忙。"便将凌波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说道:"我倒也没旁的意思,只是我和顾小姐本来两情相悦,那小子突然横出来插了这么一扛子,实在叫人气忿不过。"
  孙世聆将大腿一拍,说:"竟然敢挖世侄你的墙角,连我听着就来气。"对侯季昌道:"世侄请放心,这个人只要是在军中,我一准能将他找出来,替世侄出这口恶气。"
  侯季昌笑道:"那就有劳孙伯伯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