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阵发酸,但见他们已经走过去了,

发布:admin09-06分类: 精彩影视推荐

依拿菜牌子挡住半边脸,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瞟着凌波,拖长了声音说:"当然要赶紧吃完了让你早早回去,这样的良辰美景,怎么可以辜负?"
  凌波这才回过味来,作势就要打,另一个同学笑道:"凌波的那位密斯脱,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他是什么样子,有机会总要介绍给我们认识的好。"凌波说:"还不是两只眼晴一张嘴,有什么好看的,不过你们如果想见一见,有机会一定介绍给你们。"
  祝依依率先鼓起掌来,笑道:"这样落落大方,才是我认得的顾凌波。"旁的几位同学也跟着噼噼啪啪的鼓起掌来,凌波自己也禁不住好笑。一时大家说笑着点了菜,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
  都是些女孩子,并不会喝酒,所以这顿饭也不过吃了个把钟头。初夏时分日子渐长,从馆子里出来天色还没有完全黑透,祝依依是有汽车来接的,她住城南,与两位女同学都是顺路,于是一块儿走了。凌波执意不让她送,自己雇了一辆三轮车回家去。
子,侯季昌与刘寄元,还有几位交好的朋友刚逛了岐玉山下来,在山脚下的"玫瑰大饭店"吃完大餐,刚走到停车场,刘寄元眼尖,已经看到凌波。忙对侯季昌说:"季昌,那不是顾小姐?"
  侯季昌举头一望,果然是凌波,见她身边还有杨清邺,两人言笑晏晏,十分亲密。脸色一沉,说:"管旁人闲事做什么,走吧。"
 
  车方开到十字街,他心里一阵恶烦,觉得要呕吐,老孟忙停下车子,扶他下车。侯季昌搜肠刮肚的大吐了一番,被冷风一吹,觉得人清新了些。皱眉对老孟说:"渴死了,弄杯凉茶来喝。"
  老孟为难的挠了挠头,心想在这大街上,上哪儿去弄凉茶。举头一望,忽见街那边远处有家铺子还开着门,门口挑着一对红灯笼,在夜风中摇曳,依稀是个茶肆的模样。心下一喜,忙说:"那四少爷在这里等等我,我去那边茶馆弄碗茶来。"
  侯季昌点了头,老孟便径直去了,他在车边站了一会儿,那夜风徐徐,吹在人身上十分清爽,正在精神稍振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说:"母亲的意思,订婚礼仪还是从简吧。"嗓音甜美,听在耳中十分熟悉,侯季昌回首一望,但见一对璧人携手而行,语声喁喁,正是凌波与杨清邺。
  凌波一抬头也看见了他,脸上的笑意不由僵住了,杨清邺也看见了他,伸手揽住凌波的腰,说:"我们从那边走。"
  侯季昌心里一阵发酸,但见他们已经走过去了,清邺忽然回头又望了他一眼,嘴角微勾,仿佛是一缕笑意。他酒意上涌,以为他嘲笑自己此时狼籍。顿时大怒,破口大骂道:"瞧什么瞧?小杂种,再瞧老子将你眼珠子挖出来。"
  清邺听到"小杂种"三个字,不知为何血"嗡"一声涌入脑中,回过头来直直的望着他。侯季昌本来酒就喝高了,此时见他这样的神色,如何肯示弱,"啪"一声拍在车顶篷上,说:"你还不服气不成?"
  清邺淡淡的道:"你骂谁?嘴巴放干净一点。"
  侯季昌哈哈大笑,说:"我骂的就是你这个小杂种。"只听"砰"一声,巨痛在眼前迸开,清邺竟然一拳揍在他脸上。打得他眼冒金星,鼻血长流,他何时吃过这种苦头,急怒羞愤,一下子拔出腰际的佩枪,对准清邺"啪啪"就是连开两枪。
  街上本来还有些疏疏的行人,见到打架早有人围观,此时见他拔出枪来,一听到枪响,早有人尖叫逃窜,顿时街上一阵大乱。他这两枪极快,清邺身手敏捷,堪堪闪过第一枪的子弹,第二枪眼见无论如何躲不过去,凌波不知从何来的勇气,和身扑上,说时迟那时快,清邺硬生生将她一拖,到底是打得偏了,子弹擦着两人手臂飞过,顿时血流如注。
  凌波只觉得臂上一热,听到身后的清邺轻哼了一声,这才觉得巨痛入骨,痛不可抑。犹回过头去,问清邺:"你伤着没有?"清邺的手紧紧握着她的手,手臂亦被子弹擦伤,只说:"我没事。"那血滴滴嗒嗒的往下淌着,清邺脸色顿时煞白:"你的手!"
  凌波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只听警哨声声,巡警已经赶过来了,凌波终于坚持不住,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侯季昌盛怒之下开了枪,此时方回过神来,微张着嘴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巡警见他手中还握着枪,不敢妄动,持枪慢慢逼近,高呼:"放下枪。"侯季昌连忙将枪扔下,巡警这才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将三人带回警局去。
  警察局的拘室,有一扇小小的铁窗,透出青白的天光,映在拘室的地上一块菱形的惨白,透出铁栅一条条的黑影,像是怪兽口中稀疏的齿,望久了直叫人心生恐惧。侯季昌脑子发僵,仿佛塞满了铅块,沉得抬不起来,什么都不能想,只是恍恍惚惚。忽然听到咣啷咣啷的钥匙声响,定了定神,原来是一个警察拿着匙圈来了,打开了门,很客气的道:"请跟我来。"
  在长长的甬道里,遇见了杨清邺,他的手臂上受了轻伤,已经被包扎好了,侯季昌心里一阵发怵,脚下的步子不由慢了几分,见引路的警察在前头拐弯处相侯,忙加快了脚步跟上去。
  上了楼皆是些办公室,警察将他们引至走廊顶头的一间,侯季昌看到门上贴着"局长室"的标签,心里七上八下,他在街上擅自开枪,是严重违反军法的,如果移交军事法庭,必会受到重惩,所以一颗心扑腾扑腾乱跳。一踏进去,只见沙发上熟悉的身影,心下一松,旋即又是一紧。
  侯鉴诚腾得站起来,几步就跨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不知死活的东西,将我平常的话都当成耳旁风。我告诉你,这回你闯下的弥天大祸,你死一万次也不嫌多。"
  第48节:凌波不过横塘路(9)
  "知公,知公。"旁边一个便装的中年男子,连声劝阻,因为侯鉴诚字知衡,亲近一些的亲友皆唤他的字,同僚一贯客气,所以有此敬称。那人道:"此事分明是一场误会,知公对令公子不必责备过甚。"
  侯鉴诚早气得面色发紫,被他这么一拦,将足一顿,"嗐"了一声,呼哧呼哧只喘气。侯季昌从未见过父亲如此生气,心里害怕,并不敢作声。那人极会做人,见他们父子几成僵局,于是道:"此中的误会既然已经澄清,依在下愚见,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开枪之事,我会交待他们不必外传,令公子的前程要紧。"
  侯鉴诚十分感激,连连拱手,道:"多谢仁公成全,如此大恩,侯家上下衔环以报。知衡定会永铭在心。"那人微微一笑,说:"倒不必谢我--有交待说是务必要安静为宜,我也不过是奉命行事。"侯鉴诚连声道:"是,是,鉴诚理会的。回家后我定然一力约束小犬,不让此事再生半分枝节。"停了一停,又说:"犬子误伤到这位……这位杨上尉,鄙人真是十分过意不去,杨上尉若有所要求,鄙人必然万死不辞。"
  清邺从头到尾一直缄默不语,此时方说了一句:"不需要。"侯鉴诚听他语气冷淡,心下不由有几分惶然,回头又望了那人一眼。那人似是清邺的长辈身份,笑道:"这孩子就是脾气执拗,真不懂事。"轻轻一句便将尴尬湮于无形,侯鉴诚听他如斯说,才喝令侯季昌上前赔礼。
  一时办完了手续,四人同时从警局出来,侯鉴诚坚持要送那人与清邺先上车,那人谦逊再三,终究还是与清邺先乘车而去。侯季昌见那部黑色的雪弗兰挂着白底的牌子,车牌号却是红字,这种车牌被称为"邸牌",历来只是官邸及侍从室车辆使用,不仅可以出入专用公路,而且在平常街道上,全部车辆亦是见此种车即让,最为殊先。心下大惊,向父亲望去,侯鉴诚见他又惊又疑,低声怒道:"总算知道自己不知死活了?回家再和你算总账!"
  清邺见汽车一路风驰电掣,夜深人静,街头空荡荡并无行人,他们这部汽车开得飞快,但见两旁的街景不断往后退,从车窗外一闪而过。他心事冗杂,忽然说:"我要先去医院。"那人道:"顾小姐那里,已经派人去照顾了,只是一点轻微的擦伤,邺官请放心,绝不会有事情的。"
  清邺听他虽然口唤自己乳名,言语间也十分客气,但语气中却有一分不容置疑的味道,心下一沉:"原来你们早就知道了--你们答应过我,不成天盯着我。我告诉你,顾小姐的事你们若是敢先泄露一个字让人知道,我绝不答应。"
  那人叹了口气,说道:"邺官,如果我们真的成天盯着你,能出今天这样的乱子吗?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