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邺迟疑了一下,何叙安将他一手带大,

发布:admin09-06分类: 精彩影视推荐

  旧历初四本来是凌波的生日,祝依依约了几位女同学替她庆生,于是凌波做东,在小馆子里请吃饭。年轻的女学生们凑在一块儿,自然叽叽喳喳十分热闹。堂倌拿了菜牌子来,凌波便让大家点菜,祝依依拿了菜牌子在手里,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儿,一本正经的说:"不拘什么菜,拣最快的来做,我们吃了好赶紧走。"
  凌波说:"做什么要这样慌慌张张的样子,既然来吃饭,安安稳稳吃一顿难道不好吗?"
  祝依的不看,就看在三更半夜我们担惊受怕一场,也应该跟我回去见见主任。如果你执意要先去看顾小姐,我也由你。不过你素来知道轻重,顾小姐的事情,我想不如邺官自己先开口去说,说不定反而事半功倍。"
  清邺明白他的意思,沉默良久,说:"那我跟你回去,不过我受伤的事情,你们要替我瞒着人。"
  所谓瞒着人,也只是指瞒住一个人罢了。那人道:"已经这样晚了,不会惊动的,不过我只担保今天晚上替你瞒住,将来的事情我可不便担保。"
  何叙安的宅子就在知味巷北,是一座西班牙式的别墅花园。清邺自幼常常来此,和自己的家一样,一个听差接他下车,满面笑容的说:"邺官来了,主任一直在等你呢。"
  何叙安半夜被电话惊醒,得知了整件事情,立刻派人去处理。他是个最修边幅的人,一起了床,便换了衬衣西服,穿戴得整齐。清邺是他扶携长大,素来对他十分尊敬,远远就叫了声:"何叔叔。"说:"害您三更半夜还替我担心,真是不应该。"
  何叙安本来绷着脸,预备了一大篇说辞,但见到清邺这幅样子,他身份有碍,许多话倒不便直斥了,只说:"你知道我们替你担心就好,好容易从前头回来,不好生休息几天,还折腾我们这些人做甚。"又问:"到底伤得怎么样?"
  第49节:凌波不过横塘路(10)
  清邺说:"没事,就擦破点油皮。"
  何叙安道:"已经这么晚了,今天不要回营房了,就在我这里住一晚,明天一早我带你去见你父亲。"
  清邺迟疑了一下,何叙安将他一手带大,视若亲生,对他素来十分疼爱,忍不住说道:"我看你真是糊涂一时,若是要对他挑明顾小姐的事情,还不趁着他心疼你的时候好说话?"
  清邺如醍醐灌顶,顿时醒悟:"谢谢何叔叔。"
  慕容沣每日早上吃过早餐之后,必然要散步一小时,所以每日八点一过,竟湖官邸门前的一条柏油路戒严,这条路本来就是专用公路,甚少有行人车辆。路口一封寂然无声,路旁每隔数步,便是一名实枪荷弹的岗哨。只闻路侧溪水潺潺,两侧槐荫似水,山壁间偶然闪出一枝山花灿烂,照眼欲明。枝叶间晨鸟啼鸣,更显幽静。慕容沣沿着这条山路慢慢踱着步子,侍从室的汽车徐徐随在十步开外。引掣声音虽低,犹惊起树间晨鸟,扑扑飞往林间深处去。他不由停了步子,回头望了汽车一眼,车上的侍从官连忙示意车夫,命汽车不再跟随。
  这天他走得远了,一直踱到了山上的方亭,方亭是山角上构筑一亭,视野开阔,正对着山脚下的十丈红尘,初夏的早晨空气新冽,他漫不经心的踏在草地上,草叶轻软,微有露水濡湿了鞋,亭中的人已经走下台阶来,伸手相搀,先叫了一声:"父亲。"
  慕容沣反倒住了脚,看他小臂上的纱布,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清邺轻描淡写的说:"昨天和他们练单扛,不当心摔下来蹭的。"
  慕容沣说:"胡扯,你七岁就会单手倒立,怎么会从单扛上摔下来,就摔下来了,也不会摔成这个样子。"
  清邺倒笑了:"父亲英明,我就知道瞒不过,是擦枪的时候走了火,子弹不当心擦破了皮。"
  慕容沣素来溺爱他,听他说得不尽不实,也不过哼了一声,不再追问。
  清邺道:"父亲这阵子准又睡的不好,看这两鬓的头发,又白了几根。"
  慕容沣说:"少拍马屁,拍了也无用--我说过了,前线绝不许你再去,你别白费气力了。就为着你在第二十七师,你们晁师长左一个电报,右一个电报,恨不得走一步向我报告一步。堂堂的一个王牌师,临敌时缚手缚脚,进退不得。你少给我添乱,就算你有孝心了。"
  清邺道:"军人当以身在战场为荣,父亲,这是您去年在稷北毕业礼上的讲话。"
  "你倒会拿我的话来堵我。"慕容沣爱怜的望着他,昔年依依膝下的小儿,如今已经长得如自己一般高了,长身玉立,眉目间可以分辨出依稀与自己当年无二的飞扬跳脱,那种跃跃欲试与雄心万丈,自己亦是经历过的吧。口中说:"前线枪林弹雨,子弹都是不长眼睛的,我私心是不愿你去的,况且你已经去过了。如今你们师回防,正好休息两天,我想送你出国去念书,国外的许多军事学校,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清邺道:"前线的事情,到时再说。不过还有件事情,想先和父亲商量。"
  慕容沣笑骂:"臭小子,在我面前还要讨价还价,你倒是真出息了。"
  清邺听他开口骂人,知他心情渐好,于是趁热打铁,说道:"那您要先答应了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当总司令的人,更是金口玉言。"慕容沣笑骂道:"滚蛋,什么事都不说,哪有先答应的道理。"
  清邺明知他这样说,其实已经是答应了,他自幼流落在外,慕容沣负疚于这个儿子,反倒宠爱非常,从来是要什么有什么。今天他却踌蹰了片刻,脸上不知为何突然发起烧来,只觉得这桩事情,实在不知该如何启齿。
  慕容沣见到他这个样子,忽然明白过来,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了,问:"是不是那个姓顾的女孩子的事情?"
  清邺不想他已经知道了,大觉意外,转念一想,自己的一举一动,素来都在侍从室的眼中,哪怕何叙安替自己压了下来,指不定有旁人已经在他面前多嘴了。自己失了主动,父亲又是这种大不以为然的表情,这件事情看来不易解决,所以当下沉默不语。慕容沣道:"顾小姐人才不错,你眼光很好,不过这件事情,你若是玩玩算了,我也不说什么,若是想要认真和她结婚,那我是绝不能答应的。"
  第50节:凌波不过横塘路(11)
  清邺直觉他是会反对的,却没想到是这种斩钉截铁的态度,吃了一惊,叫了声:"父亲--"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慕容沣道:"这个人我已经知道的极清楚了,估计你并不晓得,她原是李重年的女儿。当年我大军攻破定州,李重年举枪自杀,可以说此人是死在我手上。李家恨我入骨,怎么会肯答应将女儿嫁给你?"
  清邺只觉得晴天霹雳,万没想到世事如此,站在那里,整个人如痴了一般。只觉得一颗心痛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