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久,方才道:"你替我去见一见李夫人

发布:admin09-06分类: 精彩影视推荐

  慕容沣见爱子如此,心疼不己,说道:"大丈夫提得起放得下,不过是个女人,天下好女子多得是,另觅佳偶就是了。我叫你的叔叔伯伯们替你留心,一定可以找到个才貌双全的,让你称心如意。年轻人血热,总觉得万难割舍,其实时日一久也就淡了。邺儿,出国去两年,我保证你能忘了她。婆婆妈妈儿女情长,成何体统?"
  清邺伤心欲狂,听到他这样说,不知为何生了一种愤懑,脱口大声反问:"父亲,难道你能忘了母亲么?"
  慕容沣脸色顿时唰得变了,连半分血色亦无,眉头皱起,眼睑微微跳动,鼻息粗嘎,连呼吸都沉重起来,清邺从未见过他这幅样子,一个念头犹未转完,慕容沣忽然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啪"一声清脆响亮,将清邺打得怔在那里,慕容沣也怔住了,过了足足几秒钟,清邺方才如梦初醒一般,脸色煞白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二十余年来,他从未尝受过父亲一根小指头,即使是无理取闹,总是父亲顺着自己的时候多,今日急怒交加,话说得直了,没想到竟然挨了他一耳光。
  他本来就伤心之极,此时更是羞愤交加,突然掉头就往山下奔去,慕容沣亦回过神来,叫了声:"邺儿。"清邺心神大乱,脚下一软被山石绊住,跌了一跤。亦不闻不顾,站起来依旧一口气顺着山路疾奔下去。慕容沣又叫了一声,侍从官们从栏杆后探头探脑,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上前来,见他脸色青白,低声相询:"先生,要不要去追回来?"
  慕容沣见清邺已经奔到山路拐弯处,去势即快,山路两侧的岗哨皆仰面上望,等他示意是否拦阻。他长长叹了口气,说:"罢了,由他去吧。"
  山间风大,吹得他长衫下摆飘飘拂拂,那风像小儿的手,拂在人的脸上,又轻又软,心底深处,最粗砺的地方猝然被揭开,才知道底下是柔软得绝不堪一触的脆弱。这么些年来,万众景仰的人生,戎马倥偬纵横天下,几乎自己都以为自己真的忘了,忘了那些过往岁月,那些如海情深,不能割舍的时候,也曾这样伤心如狂,也曾这样几乎忍不住热泪。
  一切竟然都过去了,竟然熬了下来,再深的情,再痛的爱,抱着渐渐冷去的身躯,连一颗心都寸寸灰去。那一刹那的绝望,有谁能够明白。当最爱的容颜在怀中失去生气,当最后一次呼吸终于落定,那血濡湿的并不仅仅是自己的衣裳,连五脏六腑都被绞成了齑粉,和着暗红微冷的血,缓缓凝固,从此此生便改了一个样子,活得再风光,抵不过午夜梦回,渐渐醒来方知一切成空的虚冷。
  "先生。"
  恭敬的声音,探询般的叫了一声。他定定的望着眼前的侍从官,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顺着山路蜿蜒下去,那样多的实枪荷弹的侍从,他突然生了一种倦意,懒怠得不想再待在这里。说:"叫叙安来见我。"指一指岗哨,说:"都撤走,统统都给我撤走。"
  第51节:凌波不过横塘路(12)
  侍从室的副主任摸不着头脑,但他莫明其妙的大发雷霆,亦不止一回两回了,何况今日清邺翻脸而去,想必他心里十分难过,不让他发泄出来,反倒伤身。所以并不劝阻,连声应是。一走下去,就命令侍从官们:"扩大岗哨半径,统统往后退,不准再让先生瞧见。"
  何叙安本来就在竟湖官邸待命,闻知传唤步行上山,十余分钟后便出现在他面前,他来时路上已经听说了今日之事的大概情形,所以见面之后并不言语,静待他的吩咐。
  慕容沣默然良久,方才道:"你替我去见一见李夫人。"
  何叙安明知他意欲何为,装作并未领会他的意思,故意道:"是,我定然能劝说她携女搬走,从此再不回乌池。"
  慕容沣欲语又止,何叙安叹了口气,劝道:"先生,此路不通。即使能劝服李夫人同意婚事,李小姐性情刚烈,如果知道清邺……如果知道两家的渊源,此事恐也难谐。"
  慕容沣听到"李小姐性情刚烈"几个字,顿时心如刀割,转开脸去,过了许久,方才"嗯"了一声,说:"她性情刚烈……"就此停住,语气怅然。
  何叙安道:"唯今之计,唯有快刀斩乱麻,就此了断。邺官不过伤心一时,日子久了,也就淡了。"
  慕容沣许久许久并不说话,过了足足有几分钟之久,何叙安见他并不作声,正待慢慢退走,身形刚刚一动,慕容沣蓦然抬起头来,目光如箭,犀利冷冽:"我绝不许你们再做这样的事,你若说服不了李夫人,我就亲自去。"
  何叙安大急:"先生!"
  慕容沣道:"我主意已定,你什么都不用说了。"
  何叙安叹了口气,只觉风声轻软,从耳畔掠过,烦恼顿生。
  清邺一口气从山上奔下来,顺着柏油路一直跑到尽头,远远看到侍从官设的封卡,他们皆是相熟人的,为首的是姓袁的一位副主任,还叫了他一声"邺官",见他并不答应,神色有异,不觉大是惊讶。他早就越过围栏,出了专用公路了。
  不知走了多久,方见到公路上有车来车往,他本来是坐侍从室的车来的,站在路边怔了许久,才挥手拦下一部卡车。那卡车亦是一部军车,见他穿着上尉军衔的军官制服,挥手拦车,自然停下来。听闻他要搭一段路,满口就答应了。
  清邺上了车,亦不知自己要往哪里去,那开车的人哇啦哇啦和他讲话,卡车开得极快,窗子咔咔的响着,伴着轰隆隆的车声,所有的声音全挤在耳中,那样聒噪,可是世事冷漠,仿佛这世上,就只剩了他孤伶伶的一个人一样。
  卡车本来是进城去运军需物资的,司机连问数遍,他才答了一句:"我也进城去。"
  司机见他神色有异,亦不敢再多问,他将头靠在车窗上,往事一幕幕从眼前飞快掠过,如同电影一般。起初认得凌波的时候,她的一颦一笑,两人在一起那样甜蜜的时光……忽然又想到适才父亲的勃然大怒,幼时父亲那样溺爱自己,自己病中哭要母亲时,总是他亲自抱了自己在走廊里走来走去。那样滚烫的温度,他迷迷糊糊的睡着,父亲一趟一趟走过来又走过去,笨拙的哄着劝着,侍从官们有时实在看不过去,要换一换让他休息片刻,他总是不肯,紧紧的抱着自己,就如同抱着一撒手就会失去的举世珍宝,父亲身上有淡淡的硝味与烟草的气息,闻得惯了,旁人一伸出手来,他反倒会哇哇大哭。父亲紧紧抱着他,拍着哄着,他哭得累了,终于睡着了。
  靠近城区,车速渐渐慢下来。窗外的一切渐渐繁华,可是这世上的一切繁华其实与他都是不相干的。就像小时候何叔叔接了自己走,他张着双臂拼命哭泣,父亲却狠了心回过头去,任由他嚎啕大哭。华丽的雕花双门在身后阖上,将父亲与整个世界都在他眼前阖上,过了许多年,即使再次进出官邸,那样的富丽堂皇,都与他是隔着无形的阻碍,不属于他,见不得光。
  车子进了城,他在路口下了车,三轮车上来兜生意,四五个车夫围着他七嘴八舌:"长官,坐我的车吧,不管你去哪里,都只要五角钱。""长官,坐我的车,我的车干净。"那样吵闹,就像是第一回下营队,晚上大家睡不着,鼓聒起来,热闹极了。最后当然挨了骂,教官在走廊里一咳嗽,顿时鸦雀无声。
  第52节:凌波不过横塘路(13)
  就像听到父亲的脚步声一样,那样多的人,整肃三军,顿时轰然如雷般全体起立,整齐划一的声音是举手敬礼。待父亲回礼之后,"啪"一声放手重新立正,鸦雀无声,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
  这样的人生,谁能知道他会耐心的抱了幼小的自己,一趟一趟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在自己抽泣着哭闹要母亲的时候,他会精疲力竭,脸上显出那样的落寞与痛楚。
  透过童年模糊的泪光,他脸上分明有泪,自己伸出手去,那样滚烫的热泪,滚滚的落在自己脸上,小小的自己亦被骇到了:"叔叔,你别哭,你别哭。"
  更多的热泪落在自己发间,他紧紧抱着自己,这天下谁也不知道他竟也会哭,只除了自己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