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一位作家和画家;极易

发布:admin09-17分类: 精彩影视推荐

和两岁的埃拉,当然还有祖父,都站在一起,离坟墓十英尺左右。没有人出声。头顶上是威斯康星州阴沉的天空。这是四月多风而寒冷的一天。 
  马车停下了,在拉蒙扶她下车时,她为他的接触而心醉神迷。 
  马西娜和瓦妮莎谈到她俩都欣赏飞机、大城市、戏院、音乐会、名胜古迹、购买自己喜爱的书。“我们各有所好,”马西娅解释道,“但有瓦妮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更加心旷神怡。”医生明白,正如维基和玛丽安·勒德洛是人间密友一样,马西娅和瓦妮莎是西碧尔·多塞特的圆周内的密友。 
  马西娅·林恩·多塞特1927有时也姓鲍德温;一位作家和画家;极易激动;脸呈盾形,长着灰色的眼睛和靠一边偏分的褐发。 
  马西娅悲哀地笑了笑:“回想过去,我听信别人讲什么世界末日真是受骗上当。其实世界末日是将来的事,而且在此之后必将有更美好的生活。可是我当时不能不信,但我心里不愿有世界末日,因为我还想做好多好多事情,生怕我还来不及做一件事就遇上世界末日。这样想,又好象不对。我的感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马西娅补充道:“就是那金发女郎,我以前见过,只是不知道她的名字。” 
  马西娅常在西碧尔不便的时候替她去上化学课和实验,记下笔记供西碧尔以后补习,并在签到簿上签上西碧尔的名字。就象一位秘书在老板不在时替老板签名一样,马西娅在西碧尔·伊·多塞特的签名下常常写上自己姓名的第一个字母。 
  马西娅和玛丽共有的问题解决以后,西碧尔的身体好了起来,打算找一个专职。这将是她来到纽约以来的第一个专职工作。 
  马西娅和佩吉·卢把西碧尔带到曼哈顿区的一家咖啡馆。西碧尔“苏醒”后发现自己身上不名一文,而路途遥远,又走不回家。她在柜台上拣了十美分硬币,拿它作为小费,给威尔伯医生打了电话。仍是威尔伯医生解决了难题。第二天,西碧尔又去那家咖啡馆还了欠款。 
  马西娅灰心地摇头说,“不,大夫不来啦,永远不会来了。” 
  马西娅为她母亲的安全而害怕。 
  马西娅为自己这种想法而感到十分内疚,便把这想法摒弃,并把躯壳还给了西碧尔。西碧尔并不知道马西娅有小盒会长大的胡思乱想。 
  马西娅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继续沉思冥想:盒子也跟树木和人那样不断在长大。这盒子会愈来愈大,会装得下妈妈。马西娅觉得自己应该出去止住乔耶和杰里,不让他们把那盒子放在运货马车上;又觉得自己应该为她母亲担忧;但又觉得自己并不担忧,因为她愿意她母亲死! 
  马西娅问道:“你意思是在我们觉得不适时就不能再找你了?” 
  马西娅一边开房门,一边想道:我个人的存在是微弱无力的。西碧尔在高兴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我,也不需要其他所有的化身。 
  马西娅走到画架那里,用多种多样的颜色画起画来。这是她绘画的特点。她突然停下画笔,想道:我什么都有,但什么都没有,我有如此才华,却活得如此脆弱无力。 
  马西娅走上公寓台阶时,心中有几分不乐地想到自己的身份。她是在西碧尔感到内心的愤怒和遭人拒之门外的情绪而无法忍受时就出面承当的。维基曾说过:“马西娅能感到西碧尔所感受的东西,而且更加强烈。”确实如此,马西娅想道,我如此接近西碧尔,以致在她入睡的时候,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但我愿自立。我若能售出我的歌曲和论文,就要坚持用我自己的姓名。名利双收,都属我个人所有。 
  玛丽·雷诺兹是医学史上第一个多重人格的人。这个病例是宾夕法尼亚大学L·米切尔医师在1811年报道的。玛米一例,是1890年5月15日《波士顿内外科杂志》中叙述的。接下去是M·阿扎姆报道的费利达·X,几位法国人研究的路易斯·瓦夫,理查德·霍奇森医师和威廉·詹姆斯教授所观察的安塞尔·伯恩,M·弗卢努瓦所报道的史密斯小姐和希斯洛普教授报道的斯米德夫人。在1920年,罗伯特·豪兰·蔡斯所著的《脱了节的心灵》一书中扼要地重述了“赛拉斯·普隆的奇怪案例”,这是一例多重人格患者,原先曾由威廉·詹姆斯教授描述过。 
  玛丽·露辛达·桑德斯·多塞特1933一个沉思的、富有母性的、恋家的人;比较矮胖,一头深褐色长发,靠一边偏分。 
  玛丽安出生于富有之家,结婚后更为富有。在丈夫死后,玛丽安曾用其家财寻欢作乐。后来看到家产中落,而且第一次发现自己不得不工作以糊口谋生,她就来哥伦比亚就读艺术教育的研究生课程,打算以后当一个教员。这就是她为何出现于教师学院自助食堂并与维基首次相会的缘故。 
  玛丽安的情趣颇为高雅。她就读于时髦的私立学校,在三十年代毕业与巴纳德,并由一位未婚的姨妈陪伴着周游了欧洲。 
  玛丽安和维基分别喝完了自己的咖啡和热巧克力。玛丽安点了一支烟,“我很高兴你不抽烟,千万别抽第一口。” 
  玛丽安离去以后,维基想到有一次西碧尔带了一幅样品设计图去见威尔伯医生,并说她不知这图是从哪里来的。这是维基画的图。一想到当时西碧尔何等惊惶不安,而这次如果在屋里发现饰物制品又会何等惊骇,维基决心不让西碧尔受罪。维基想道:“我一个人住,但又不是一个人。” 
  玛丽不知道,在此之前,西碧尔已连续两个月来过这东西,没有痛,也没有让海蒂知道。从玛丽此次月经以后,西碧尔和其他化身在来月经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