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身拿了自己的包要走开,不巧让小谭看见

发布:admin09-19分类: 精彩影视推荐

舒宜感动得眨了好几下眼睛才把眼眶里的泪水翻回去,她伸手去拿夏桐手里的拉环,没想到她手一碰倒他,他马上缩回去了,他不敢说 话,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她,直看得舒宜柔肠百结。她还是坚定的把手伸到夏桐面前说:“给我戴上。” 
舒宜干脆站起来扑进承瑾的怀里,搂着他的背又嚎啕大哭起来,夏桐在门外听得心里也是一抽一抽的,他干脆走开了去。 
舒宜干脆走过来一把 
舒宜干脆走过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东西帮她收拾起来,直到下了计程车到了机场,小谭提着行李支支吾吾的问:“舒宜姐我们真的就走了吗?”
舒宜刚好把钱数完,她扯过封条封好钱然后拉过一个盒子把那沓钱放进盒子里,再拉开抽屉放进去,开始看桌上的翻译稿。
舒宜刚拿起一本书,抬头看见赵承瑾,她只是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把身子一瑟,便把自己藏到更阴暗的角落去,对于陌生人她有一种本能的排斥,不打扰别人也不让别人发现她。她就是这样,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塞进自己的壳里消失在人面前才好。
舒宜刚掏出的钥匙又放回包里,转身无奈且认命的对着手机叹息:“好的,我马上就来。”
舒宜刚想回转身,忽然就被人从背后抱住了,那个人来势汹汹,她听见背后有粗重的喘息声,那个人的手狠狠的箍紧她,然后一直手蛮横的伸到前面来奋力的去解她的扣子,他说:“舒宜,我告诉你,不管你爱誰,不管你心里想的是誰,我永远都不可能让你嫁给别人,你想都不要想,我告诉你。” 
舒宜刚要回答,承瑾替她说了:“妈妈,这件事我跟舒宜说过 了。” 
舒宜刚走出门口不远,马路边有人在车子里对她按了一声喇叭,车子短促的叫了一声,可惜舒宜竟然没有听见似的,只顾着一个人急急的朝前走。
舒宜高烧未退,头脑晕晕沉沉的,她虚弱的靠在枕头上静静的看着承瑾,过了好久她才说:“你回来干什么呢,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呢?”
舒宜给静云送完花,转身拿了自己的包要走开,不巧让小谭看见了,小谭在身后喊:“舒宜姐,你去哪儿呀,等下赵经理要来,丁总还找你呢。”
舒宜给了司机钱,拉着他上楼说:“这是我家,快上来。”
舒宜给她回过去一封邮件:静云,你爱他吗?
舒宜给她回过去一封邮件:静云,你爱他吗? 
舒宜古怪的盯着他看:“你到学校来就是专门给我送红花油和跌打药酒?”
舒宜故作娇嗔的看了一眼夏桐说:“殷奶奶,我们说话不让外人 听,夏桐你出去。” 
舒宜挂掉电话,承瑾微笑着看着她,她讷讷的说:“是……是夏 桐。”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舒宜过惯了不安定的生活,承瑾曾说醒着的她永远是缺乏安全感 的,却是是这样,很多事没有发生她就开始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觉得这样的话,一旦最坏的结果真的出现了,那么也不会比预先设想的要 疼,这也是重逢后她一直不敢认承瑾的原因。和承瑾登记后,虽然他被公司缠住了,虽然她知道伍丽珠并没有接受她,但是她已经开始不会运用这中最坏打算的想法,可是现在被承瑾这么轻易的一句话,她所有的害怕又被勾起来了。 
舒宜还看到了静云提到的小孩子,如果不是这样她真的想不出,原来现在的孩子是这么可爱,静云说得没错,每个小孩子都是一个天使。有时候她也会看到八九岁的孩子,看着她们玩耍嬉闹的时候,她心里总是禁不住一颤,像是有什么尖利的东西刺了她的心一下,然后等到麻木消失,疼痛苏醒的时候她才想起来:原来那个时候她也就这么一点大,或许还要更瘦小更苍白一些。想到这里,她的心头上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楚,心上被刺过的地方渐渐涌起一阵酸楚,热烘烘的由下而上,眼眶也热热的,原来……原来自己当年真的只有这么一点大。
舒宜还看到了静云提到的小孩子,如果不是这样她真的想不出,原来现在的孩子是这么可爱,静云说得没错,每个小孩子都是一个天使。有时候她也会看到八九岁的孩子,看着她们玩耍嬉闹的时候,她心里总是禁不住一颤,像是有什么尖利的东西刺了她的心一下,然后等到麻木消失,疼痛苏醒的时候她才想起来:原来那个时候她也就这么一点大,或许还要更瘦小更苍白一些。想到这里,她的心头上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楚,心上被刺过的地方渐渐涌起一阵酸楚,热烘烘地由下而上。眼眶也热热地。原来……原来自己当年真的只有这么一点大。 
舒宜毫不理会这些看官们的表现,她说完狠狠的端起桌上的酒喝下去,那酒是没有兑果汁的,辣得呛人,她呛得眼泪都要上来了,然后咬着牙说:“爱,我怎么会不爱他,我都要跟他结婚了,要是一个你完全不爱的人你会跟他结婚吗?” 
舒宜好不好?这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舒宜躺在床上辗转反 侧,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舒宜好像傻了一样,什么都不问,也不说,这才真的走到卧室去找身份证。 
舒宜喝完那杯酒,把杯子重重的在桌子上一顿,抹一把嘴唇,也不理会一边的起哄拉着静云就要走。
舒宜和承瑾两人坐在车后座,车子颠簸了一阵,两人相互依靠着沉沉睡去,但是自始至终承瑾拉着舒宜的手都没有放开过。
舒宜和静云住在一起,是N市的一套老房子,她们住在三楼,阳台上有从一楼爬上来的常春藤,那些绿油油的植物一直爬到她的窗台上,舒宜看着那些叶子喝汤。
舒宜很想问为什么姐姐碧岚不一起去?如果是看在韩肃明的面子上不可能只给她一个人买,但是坐上车,对着伍丽珠她忽然又不敢说话了,只得尽量乖巧的坐在那里。
舒宜狠狠的瞪了夏桐一眼,医生诊断完毕,这一折腾天都快亮了,舒宜看看天色对夏桐说:“你先好好休息,我回学校了,我早上还有课。”
舒宜狠狠的瞪她一眼,本岛孙美惠的房门口,孙美惠正要去打牌,坐在化妆镜前梳头,舒宜来势汹汹:“你为什么骂我妈妈是贱人,我是贱种?”
舒宜后来发现海滩上很多这样的八爪鱼,黑黑的像一块石头埋在沙子里,其实一把抓去是软的,那就是一只又一只的八爪鱼,她觉得惊 奇,舒宜开心的大笑。 
舒宜后来发现海滩上很多这样的八爪鱼,黑黑的像一块石头埋在沙子里,其实一把抓去是软的,那就是一只又一只的八爪鱼,她觉得惊奇,舒宜开心的大笑。
舒宜后退一步厉声喝道:“你给我站住,不然我真的跳下去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