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的口音,中国人听起来尤其亲切。 舒宜环顾一下豪华精致的船舱,她

发布:admin09-19分类: 精彩影视推荐

舒宜忽然转过身来紧紧的抱住静云,她把头埋在她的怀里,肆无忌惮的哭起来,泪水浸湿了静云的衣襟,静云听着她苦苦压抑的哭声,她终于也流下泪来,她说:“舒宜,舒宜,要哭就大声哭出来,想哭就大声哭出来。”
舒宜忽然转过身来紧紧的抱住静云,她把头埋在她的怀里,肆无忌惮地哭起来,泪水浸湿了静云的衣襟,静云听着她苦苦压抑的哭声,她终于也流下泪来,她说:“舒宜,舒宜,要哭就大声哭出来,想哭就大声哭出来。” 
舒宜狐疑的看着他,倒也没再问下去。承瑾却尽是带着舒宜去游乐场,动物园,这些都是公共场合,但是舒宜以前居然从来没有来玩过。跟夏桐在一起的时候那是没有想起过要来,跟静云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意识要来,现在被承瑾强拉着来了,却感觉也不错。她玩得像个孩子一样,当承瑾看着舒宜从过山车上下来那满头的乱发和亮晶晶地眼神时,他忽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地。 
舒宜狐疑的看着他,然后忙着跟老师解释:“Non,non,pasdutout!”(法语:不,不,不是的。)
舒宜化了个淡妆,大概是下午5点钟左右,顾经理派的车子到了。吃饭是在一家清朝的王公大臣的府邸改造而成的饭店,下了车弯弯曲曲的回廊绕进去,法国人已经来了。这公司也算财大气粗,舒宜看见在座的法国人,中间有一个是法国大使馆的馆长,从前被夏桐带着舒宜曾经见过这馆长一面,那馆长的中文说得尤其好,大约60岁的年纪,声音带着一股子赵忠祥式慈祥的口音,中国人听起来尤其亲切。
舒宜环顾一下豪华精致的船舱,她微微带着迷惑,转头一看,便对上了那个年轻男人的目光,似乎那目光一直在那儿等着她,看进去就再也移不开,那里静静的宛若一泓深潭让人沉溺进去。
舒宜慌忙躲避他的目光,仍然装作不认识他,匆匆说:“对不起,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说完转身就走。
舒宜恍然大悟,她气得嘴唇发白不停的哆嗦着,手指甲抠得手心都痛了,但是她看见夏桐的笑容,她忽然明白过来,此时她若是越愤怒,他就越高兴。她轻轻一笑对夏桐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说完转身,走出办公大楼。
舒宜回:“已经走到小区花园了,很快就到。”
舒宜回答:“你不是说按照你们家乡的习俗,孩子的名字得爷爷取的么,你怎么就自己取了,能管用吗?” 
舒宜回答一声说:“没有,我……我刚才在浴室洗澡,手机没电 了,才出来。” 
舒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蹑手蹑脚地开了门,却赫然发现承瑾正坐在沙发上,他还没睡?舒宜走过去地时候却发现原来他已经睡着了,眉深深的皱拢在一起,这个时候他到底显露了一丝疲惫和憔 悴。
舒宜回到寝室挺郁闷的,腿上的淤青好像还没有消褪,可她今天晚上还要去拍一组平面广告,需要穿裙子,腿肿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正在床上发呆。
舒宜回家的时候问了承瑾:“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舒宜回去不久,静云就回来了,她探头往舒宜的房间看了看,看见舒宜正在数钱。
舒宜回神,向下看去,竟是胡奶奶,她莞尔一笑说:“我在看星星呢,你看今晚的星星可真多呀,我以前听妈妈说人死了会天化成天上的星星,可是漫天的星星我找不到哪个是我妈妈!”说着她语气渐渐低落下来。
舒宜回头乖巧的看着赵平林,居然说:“赵叔叔谢谢你,但是我现在这么大了,我想要学习怎么自立,所以想一个人住在这里。”
舒宜回头见是夏桐,这才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倒没说话先抬起手摘下夏桐吊儿郎当戴在脸上的那副墨镜给自己戴上,然后赶紧把头低下来。
舒宜回头一看,原来是顾经理,她笑说:“顾经理你好,你也是去北京的吗?” 
舒宜回头有点内疚,再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她说:“会的,你暂时也别告诉奶奶。” 
舒宜浑身一震,这才梦呓一样轻轻的问:“你怎么又回来了?你回来干什么?”她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像一句叹息,轻的被风一吹,便再也找不到。
舒宜机械的回复:“再见!” 
舒宜急得要命,她用力推开他,大声叫着:“夏桐,你给我住手,你放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